薄绿。

“今夜依旧星光璀璨”


理科生失败典型/生化实验室专属咸鱼/花样滑冰大龄入门者/美国海军航母厨/键盘飞行员/碧蓝航线开罗宣言/摸鱼什么的不存在的/这辈子大概是和衣阿华杠上了/电子竞技边缘从业者/偶尔文艺

【企业个人自戏向】破晓

从未完成的一个所罗门瓜岛的文里挑了个片段改的戏。
Lof存个档顺便混更。
云涌的更新下周再说 多好。
高亮:作战形态参考苍蓝钢铁的琶音。




        “我们被围堵了。她……她回不去,少将下令弃舰,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说过话……我们的四艘驱逐舰几乎对着她打完了所有的弹药和鱼雷。但是并没有立刻击沉。”

        “她很想活着。”

        “是的……抱歉,企业。”

        “不需要道歉,北安普顿。……大黄蜂完成了她的使命,合众国的海域永远铭刻着她的名字。她和我们在一起,从未离开。不要让失去战友的痛苦打击了你的心智,这场战争的重担,现在都落在我们身上了。赌上性命吧。”



        【掐断了来自两周前的通话录音,面对着侧舷漆黑的海浪轻轻摘下耳机,挂在手边博福斯防空炮的把手上,慢慢地沿着被覆盖着油污的海水洗刷过的扶梯走上飞行甲板。星辰恪尽职守地走上它们的位置,不论前一天发生了什么,也不论第二夜是否还容得下它们出现。甲板上仍有人在忙碌。为了接下来的战斗做着准备,无言地和他们擦肩而过,在舰桥的阴影里停在了甲板边缘。】

        我来迟了。

        圣克鲁兹的那三颗航弹留给我的大礼可谓是沉重,没有沉没已经是个奇迹……而我不知道这份运气什么时候会用完,只祈祷至少在埃塞克斯级航空母舰的妹妹们服役之后。战场的形势仍然不容乐观,尽可能快速修理也只能让我勉强可以重返战场。

        【伸手轻轻按住了腰侧,抬眼看了一眼甲板前端无法修复的升降机。】

        舰载机们现在是无法降落在我的甲板上的,它们只能在不知道是否还归属于我们的岛屿上降落,直到我能返回本土进行维修。然而即使是如此的争分夺秒,我也没能赶上那场噩梦。

        天上的光全是星星,海上的光全是敌人……而在光也照亮不到的深海里,我们永远沉睡的姐妹们的尸骨堆砌着战争的海底。她们的炮声仍然回荡在洋面,漂浮的尸体和残片是死亡遗留下的印记。

        【垂着眼睛听着雷达传来的杂音。】

        我已经见了太多这样的场景了,并且还会再继续经历下去。珍珠港的拂晓的钢铁废墟,中途岛的约克城姐姐,圣克鲁兹的大黄蜂,本该永远留在二十三天前的我自己。而我没有时间为她们哀伤,痛苦与迷茫毫无作用,用舰载机消灭敌人是我存在的全部意义。……然后,如果还有未来的话,在战争胜利后的岁月里,以星条旗、白十字和花朵,作为阵亡将士最后的祭奠。

         【被炮火洗礼后的舰艏破开血红色的覆满油污的海面,零落的护航编队跟在远方,只在视线里留下浅淡的阴影。微弱的光点亮了目光最远方的海平线,怀抱着长弓抬起头,瓜达卡纳尔岛的影子落在瞳孔里,一缕微光破开海面上裹尸布一般的暗红的薄雾,亲吻着这片被噩梦缠绕的海域。】

        我的姐妹们,她们被赞誉,被铭记,但她们无法再回到我们身边。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过去……现在是只有我自己的战斗了。

        【轻轻拨动弓弦唤回休憩的死神,迈着沉重但依旧稳定的步子慢慢走到甲板的尽头。全部准备完毕的舰载机编队在我身后排列出密集而整齐的队伍,信号指挥者在他们的岗位上严阵以待,他们的目光落在背后。缓慢地单手在身前举起一人高的漆黑长弓,迎着海风抬头望向了视线尽头的群岛,深蓝色的金属长箭扣上了绷紧的弦,起飞序列最开始的F4F的螺旋桨在轰鸣中开始旋转。】

        哪怕地狱和海浪一同涌来……

        【目光锁定了目标,弓弦轻颤。庞大的机器加速从身旁掠过的同时松开了手,战斗猛禽掠过风的怒吼宣泄着整个白鹰的怒火。】

        我也会守住白鹰的海疆……

        结束了,为了约克城级的意志!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5)
©薄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