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绿。

“今夜依旧星光璀璨”


理科生失败典型/生化实验室专属咸鱼/花样滑冰大龄入门者/美国海军航母厨/键盘飞行员/碧蓝航线开罗宣言/摸鱼什么的不存在的/这辈子大概是和衣阿华杠上了/电子竞技边缘从业者/偶尔文艺

【英王乔治五世级】剑,夜莺与王冠。

约克公爵和威尔士亲王的决斗梗。
30分钟摸鱼,非常短小,没有逻辑,无前因后果。
想看她们帅气地掐架!
打起来!打起来!



        她一贯如此准时。

        夜莺被藤蔓纠缠于金丝的笼中,威尔士微微低垂的目光随着她前进的步伐掠过交错的枝条和精致的鸟笼。那只夜莺永远留在了她的生命燃烧的最盛大的时候,精致的羽毛下肢体干枯,姿态却仍然高傲着,如同凯尔特人的荆棘鸟。而它伟大的作者静默地坐在藤蔓尽头的高椅上,烛台微弱的灯光只点亮了她冷厉却又妖娆的眉梢眼角,光线被手中的玻璃杯汇聚,杯中的酒液如同正在燃烧的血迹。

        谁能分得清那是红酒的果香,还是鲜血令人迷醉的气息?都是一样的华丽,在战争的阴云下,也是一样的致命。

        “汝亦若那夜莺缄口不言,又是有何事劳烦您沉思?”

        约克公爵轻轻晃动着玻璃杯抬了眼,蓝瞳里映着杯中的红光,为那燃烧的一切覆上了一层冰冷。

        “无事。威尔士亲王守约而来,仅此而已。”

        带着白色手套的指间搭上镀金的衣扣,金属碰撞的轻响里红色的披风悄然落地。缀以黄金的白色短战靴一步踏上高椅前的台阶,威尔士亲王执着入鞘的指挥刀横在约克公爵身前,指尖轻推,出鞘半寸的锋利寒芒在她自己的眼中宣誓着威严。

        “夜还很长,威尔士。可别不解风情地辜负了,汝自当做好享受的准备。”

        飘摇的烛光涂抹出最后一抹迷蒙光影,随后静默地让位于黑暗。瞳仁血红的幽暗光芒刺破黑夜,公爵缓慢而顿挫地拔出那柄饰以暗金色十字的佩剑,漆黑的剑刃无声却张扬地锁定了它的目标,锋利的唇角带着狂热而危险的笑容。

        “听到了吗?夜风翻动亡者名册般的,余沸腾的纯粹战意,亦可是杀意。被上帝无意间宽恕了沉重的累累罪责的姐姐啊,汝是如此有幸去品尝它。”

        “的确,夜色漫长。”

        银白的冷光沉默地宣誓着它的决意。被阳光亲吻过的金发下,暗红的眼瞳里仿佛映着烧融的黄金。威尔士亲王如她过往无数次那样以拔剑迎敌,笔直的凛冽清光与荣光一同闪耀。

        “但与你的决斗想必是太过短暂了,但愿你不要沦落到让我命令你‘站起来’。堂堂正正地失败,然后为胜利者奉上一切,我希望你还没有忘记我们一贯坚守的荣耀。”

        苍白的冷光锁紧了吸血鬼的咽喉,威尔士亲王眯了眯眼,唇边的弧度浅淡而冰凉。

        “与其妄想,不如思考在今夜剩下的时间里如何献上你久违的款待吧,约克。”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6)
©薄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