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析。

他值得所有的美好,所有的荣耀。

电子竞技边缘从业者,瓜皮中单高于一切。

理科生失败典型。
为了羽生的同款贝尔曼奋斗中。

龙族坑底,魔兽世界DK咸鱼。

不如肝刀。

【百粉点文 MF EF】Beyond the throne。

失踪多日的凛音回来了!

之前说好的点文,最后选择的CP是MaRin X Faker,附带一点Easyhoon X Faker

AB两篇,A篇回忆,B篇现实。

今天先发A篇。

现实向,Bug记得私信告诉我,不胜感激。勿上升x3。

正文。

Beyond the throne。

        我们都是为了那个王座而努力。

        可我到底该怎样面对注定要离去的你。

【A】

        最后一盘Rank结束的时候,系统托盘角落里的时间默默地跳到了四点。

        凌晨四点。

        刷新的排行榜上,第一位SKT T1 Faker,第二位Hide on bush。

        基地里很安静也很暗,只有训练室的灯还亮着。机械键盘敲击的声音冰冷清晰,即使是一个细微的滑涩音都能感受到沉寂的疲倦和不安。

        李相赫摘下耳机看了一眼时间,最后还是关掉了页面,点击了关机键。主机运行的轻微噪音也彻底消失,揉揉酸涩的眼睛,李相赫轻轻滑开椅子,慢慢走出了训练室,最后关上了唯一一盏灯。

        回房间的路不长,但李相赫走的很慢。所有人都睡了,脚步刻意放得很轻,小心翼翼地走到房间门口,然后同样小心翼翼地推开门。

        门没关,留了一道缝儿;灯也没关,留了一盏小夜灯。细碎的暖橙色钻破了黑暗,莫名地让人心安。他转身无声地把门带上,听到锁扣嵌入的轻响,然后走进了盥洗室。一捧冰凉的水泼在脸上,李相赫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眶下一抹浓重的阴影,原本就不算好的皮肤起了不少痘痘。他对着镜子扯了扯嘴摆出一个无奈的微笑,随意地洗漱了一下,然后走回房间里。

        李相赫悄悄地摸到床边,磨磨蹭蹭地脱掉外衣,对着床上裹着被子睡姿张扬的人纠结了好一会,还是搓搓冰凉的手,掀开被子的一角悄无声息地钻了进去,放松身体贴在那个人温暖的后背上。

        床上的人还是被惊动了,慵懒地翻了个身,舒展了胳膊,轻而易举地把李相赫瘦削的身体拥入怀中。

        熟悉地像是有千百次的重复。

        弧度优美的下颏抵住李相赫干燥柔软的发丝,磨了一点点茧的手指摩挲着他的颈后,开口的声音也是模糊轻软的。

        “才回来?”

        “嗯,”李相赫闭着眼睛回了一声,任由温柔的安抚一点点卸去他最后的力量,脸上写满了疲惫,“我累了,景焕哥。睡吧。”

        张景焕微微睁开眼睛,却只看到了少年最后把头埋在自己的肩上闭着眼睛,也没有多说话,伸手揉揉他的刘海,然后在额头上留下一个淡淡的亲吻。

        “晚安,我的相赫。”

        一个是无可争议的中单Faker,一个是不断前进的统治上单MaRin。

        这两个ID,是几乎所有人永远达不到的高度。

        从热情到静如止水却暗含温情的平静,成为恋人的时间他们都记不清楚了,只是有一次李在宛好奇宝宝一样抱着一包零食凑过来八卦,缠着他问说,他可是Faker啊,哥你怎么会喜欢上他的呢。张景焕只是笑弯了眼睛,看着趴在桌子上写着赛后分析的李相赫,然后直接仰头靠在椅子上。

        大概是看到这个一直寡言少语却强大到可以撑起一个世界的少年,低眉垂睫认认真真做着一件小事的时候,自己的心就一败涂地。

        想要站在他的身边,哪怕只是一个目光的对视给他一丝温暖,一个拥抱为他一次次登上巅峰庆祝,能够在他失落的时候拼劲全力给他一个机会。

        我是Faker的上单MaRin。

        是啊,我是homosexual。

        从什么时候可以平静地微笑着面对自己的内心呢?

        即使是召唤师峡谷里让人闻风丧胆的欺诈师,也有爱和柔软,哪怕是不被认可的。只是这样的感情最后还是被压抑了下去。用大量的训练和全身心投入比赛来遮掩着一切,从S3开始李相赫就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刺客,坐拥冠军奖杯无数。

        可是该离开的人,到底还是要离开,被无上荣光围绕的王朝K队,最后还是分崩离析。

        于是那个人就这样走进了他的世界。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呢?阳光下泛着柔软的浅栗色,时刻满满的都是温软的笑意,明明是秋水一般的包容和清洌,却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狐狸一般的狡黠。

        至于眼神里隐藏着的感情,李相赫当时真的不怎么明白。但他知道,这个比他年长近五岁的哥哥,对他而言是可以安心的依靠。

        于是那一颗小小的种子一点点地发芽,战场上沉稳而锐利的Faker渐渐在张景焕面前卸下了面具,是一个太过纯净的让人怜惜的少年。

        有人说这就是爱情。

        他们的队伍,是SK Telecom Team 1。

        从春季赛开始他们延续了之前的统治力,李相赫脱离S4的阴影让人看到了大魔王真正的实力,张景焕也渐渐被人们认可是T1里一个稳定的Carry点。举起春季赛冠军奖杯的时候,张景焕终于可以笑着松一口气。

        你看,相赫,我是可以成为你值得信任的队友的。

        随后的5月,MSI季中邀请赛。

        决赛之前正好是李相赫的生日,在佛罗里达并没有时间好好准备生日,只是在训练室里简单庆祝了一下,然后分了个蛋糕。训练赛的间隙不长,毕竟都还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所有人还是难得放松了下来,为李相赫过了这样一个特殊的生日。

        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深绿色帷幕的角落里李相赫认认真真地玩弄着盘子里面目全非的奶油,冷不防被一个人从后面轻轻抱住了肩膀。

        肯定是冠军啊,张景焕问完这个问题就知道李相赫会怎么回答。

        我要冠军。李相赫放下手里的盘子转过去,紧紧抓住张景焕揽住他脖颈的手臂,抬起头,每一个音都在略显嘈杂的训练室里无比清晰。

        果真,我的相赫。张景焕勾起了嘴角。

        可是景焕哥,我要的可不止这一个冠军啊。李相赫捏了捏张景焕的手,从椅子上站起来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紧的像是不能再分开。

        我想在剩下的职业生涯里,和景焕哥一起拿到所有的奖杯。

        只是这些话最后永远地被封存在了心里。

        最终还是事与愿违。

        不论外界舆论怎样评价,教练金正勋并没有说失败是因为哪个人的问题,所有人也很清楚这一点。在后台看到EDG沐浴在聚光灯和眩目的银蓝色彩带里接受全场观众的尖叫与欢呼,带上那块璀璨的金色奖牌面对着闪光灯笑的毫无顾虑,李相赫只是淡淡瞥了一眼,然后低下头拉上外设包的拉链。

        李智勋仍然一声不吭地坐在休息室最边上的角落里,抱着自己的包,偏过头看着惨白的日光灯。李相赫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他眼里微微泛红的水光。

        真的不能怪他啊。李相赫走过去很想说点什么,可最后还是没能开口。

        还有谁能安慰被阴影笼罩的队友呢?还保持着一些平静的也只有他一个人了。金正勋教练想要让他们振作一点,然而看到李相赫面无表情的脸就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

        只是再多的平静都掩饰不了失落。

        黑玫瑰,将再次绽放。

        诡术妖姬乐芙兰,他最后锁定的时刻知道自己会被莫甘娜Counter,但他确实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读条时间里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去想后面那场旷世大战,脑子里却满满都是那个隔自己不到三米的人。恍惚间像是被让人窒息的灯火包围着,茫然无措地后退直到无路可退,离那个彼岸似乎也只有这三米。

        重要的不是怎样跨过那段距离,而是谁在另一边等你。

        最终还是被游戏音效拉回现实,泉水祭坛上黑金色的披风在战鼓声里猎猎作响,妖娆若黑玫瑰的妖姬冷笑着,像是在嘲讽着隐藏在欺诈假面后的爱情,和太过年轻的看不清这本质的他。

        然而属于Faker的骄傲最后还是随着水晶基地的爆裂而破碎,映着胜者的欢笑和败者的迷茫,都像是不真实的影子。

        只不过是镜花水月。

        可是他不能放弃。

        他还年轻,也登顶过王座,但是张景焕在残酷的电子竞技里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季中邀请赛的失败是他的底线。

        我说过要和你一起拿到所有的奖杯。哪怕是召唤师杯。

        飞机钻入塔拉哈西深夜的云层,客舱里的灯光熄灭的同时,张景焕放在毯子下的手被拢住了,紧接着一个冰凉得仿佛还带着泪痕的吻颤抖着轻巧地落在他的嘴唇上。

        张景焕条件反射一般攥紧了李相赫的手指。那个吻真的很轻,微凉的唇瓣间仿若蜻蜓点水,也不知道李相赫这样腼腆的人要下定多大的决心才能给恋人一个这样的亲吻。眼睛适应了黑暗的时候李相赫已经缩回了座位上,假装平静地闭着眼睛靠着颈枕,只是脸上一抹还没消散的绯红。

        佛罗里达州的长风,最后还是会忘记那一秒的雀跃。

        回国,短暂的假期,然后是LCK夏季赛。

        每一次的失败都在让这支背负太多荣誉的队伍沉淀成长。那个流金铄石的夏天,Team 1是真正的王者之师。和Eazyhoon的轮换让他们的风格更加多变而沉稳,从瞬发制人到稳如防御塔,难以捉摸的他们把惊人的连胜维持到了最后。

        直到夏季赛总决赛,沙皇、皎月、锐雯,三比零轻松地打败KT,也拿到了通往最终战场的门票。惯例的亲吻奖杯,张景焕只是轻触了一下,短暂的停留,然后转身把沉重的奖杯送到李相赫身前。

        松开手之前少年一贯冷静的眼瞳里漫溢着星光,在旋转的灯光和飞扬飘落的彩带里,明明有笑意,却带着与他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无奈和寂寞。

        

        以及星星之火的希冀。

        对视只是一瞬间的事,张景焕只是短暂地捕捉到了一丝特殊的情绪,像是站在寒冬的冰湖上,看到坚冰的缝隙里一闪而逝的影子,昭示着那个被人遗忘的世界。可是想要细看的时候那道缝隙又消失了,被小心翼翼地隐藏着,恰似笑容一成不变的假面。

        Liar Mask。

        你真的是Faker。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举起了属于他的荣耀,侧脸凌厉单薄的线条被奖杯的反光勾勒,温软的唇和冰冷的金属,碰撞着的是决意和力量。

        这个夏季赛的冠军,只是一个新的起点罢了。总决赛才是他们的舞台,他曾经站在巅峰却又狠狠摔落,能让他在坠落的噩梦里坚持到再一次站起来的究竟是什么?

        所谓的答案,似是而非。

        李相赫这个人,好像真的怕冷。

        整理照片的张景焕默默地想。

        夏季赛结束之后的美国之行,从西雅图到夏威夷,难得的放松里所有人都玩High了,还保留着平时正经的也就李相赫一个人……到最后两天这唯一的一个正常人也没有了。

        九月初的西雅图还挺热的,然而当张景焕外套加短裤,李智勋T恤配人字拖在大街上活蹦乱跳的时候,还紧紧裹着两件套队服和长裤的李相赫无疑是最明显的那个。甚至在夏威夷海边的时候都穿着长袖,和满头汗珠的李在宛合影,对比明显得莫名有笑点。

        坐在电脑前面默默深思的张景焕不知道自家中单一波游走到了他身后,颇感兴趣地凑过来看了一眼,然后就是桌面上放大的那张照片,在夏威夷的游轮上,白色的窗框和船舷,角落里靠在一起还十指相扣的两个人被精准抓拍。张景焕笑得眼睛弯成新月一样的弧度,李相赫还只是和平常一样的微笑。海风吹得头发有点凌乱,一张照片里却仿佛能听到海浪与风的和鸣,还有张景焕温和而轻佻的笑。

        莫名其妙地就红了脸。

        我好像……找到答案了。

        一回头就看到李相赫双手撑着椅背盯着自己的屏幕,张景焕愣了愣,随后一把拍在显示屏上狠狠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不对啊我这么紧张干什么。   

        摸摸浅栗色的头发,张景焕有些无奈地笑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解释,只能看着李相赫双眼毫无聚焦地盯着面前的空气,脸上却是红得要滴出水来。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呢。

        也不管这是在训练室,随便看了一眼周围没有人开了直播,直接伸长了手臂揽住李相赫的脖子,在一声被压低了的惊呼声中一手撑着桌子,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凑了过去,然后轻轻咬了咬李相赫线条清晰的薄唇。

        也许是室内空调的缘故,李相赫的嘴唇有点干。张景焕心中微微一动,侧过身子背对着队友,轻巧温柔地舔舐着干裂的嘴唇,直到搂住他的手臂感受到李相赫的身体一点点僵硬了起来才松开,满意地看着已经变得嫣红还带着水光的唇瓣,伸手在茫然无措的李相赫眼前晃了晃,压低声音淡笑着问,相赫你还要保持这个姿势多久?

        李相赫突然跳开来然后转身直接冲了出去的时候,训练室其他六个人的目光是注视着他远去的,然后就是一阵咳嗽。

        咳咳,景焕哥,我们都懂。   

     

        相赫你为什么这么怕冷呢。那天晚上临睡前张景焕突然问。李相赫抱着枕头靠在他旁边,歪着头似乎是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最后说,我也不清楚,景焕哥。

        大概是高处不胜寒。张景焕看着他的侧脸想。

        如果这样,那么请让我在王座之上将你拥抱。

        这也是我最初的奢望。

        S5世界总决赛。

        对于提前拿到了资格的SKT来说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来准备,十月份到来之前的事情很多,除了排的越来越紧的训练计划,还穿插了各种各样的视频录制和采访。尤其是李相赫。Faker大魔王时隔两年重回到了总决赛舞台,以至于Riot官方的宣传视频里李相赫都占了很大的戏份。躲不开的话题还是S3到现在的起起伏伏,明明是不堪回首的黑暗还是要在镜头前至少是冷静地回顾。

        지금 그거 다 그냥 꿈이야.

        That’s all a dream now. 

        面对镜头这样说的时候心里一直在求他们别再问下去了,视频预览的时候配图成了他们当年K队站在台上高举着手比着T1的姿势,只不过成了黑白。

        挺好的。

        该走的人都会走,该过去的时间都会过去。

        只要你能陪我再战一次就好。我要的真的不多的,景焕哥。

        现在回想那个十月,恍若梦境。

        被分在死亡之组也好,与H2K和EDG被玩坏的复仇梗也好,连带着在出发去巴黎之前被张景焕拎走搞得那个西兰花发型,这次的S5里值得去记忆的太多。

        对阵KOO第四局的最后,水晶基地爆裂的一刻,耳机里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解说的嗓音吼得声嘶力竭,观众各国语言混杂在一起的尖叫和高呼;聚光灯全部扫过来晃的眼睛都有有些睁不开,李相赫摘下耳机从座位上站起来的一瞬间却莫名地心中一空。

        景焕哥你在哪儿?

        张开双臂转身却面对着满脸激动的裴俊植,李相赫咧咧嘴,闭上眼睛直接抱了过去,顺带着拍拍他的后背。

        不管怎么样,赢了就好。

        松开的时候裴俊植又冲到了还处于懵逼状态的裴性雄身边,李相赫转过头,李在宛和裴俊植都从他的身边飞奔而过分别扑到队友身边的时候,还面对着摄像头笑得很开心的张景焕无疑是最明显的那个。

        ……这个人,赢了怎么就傻了啊。

        张景焕笑起来的时候是比暖流还温柔的海风,李相赫两步冲到他面前的时候还没等他站起来,直接埋头狠狠伸手,差点把刚要站起来的张景焕按回椅子上。

        Worlds collide带着史诗般和声的旋律随着庆祝烟花绽放的时候,张景焕终于开口了,贴着李相赫的耳边却还是差点被漫天的其它声音淹没,但每一个音都带着熟悉的气息刻印在他的记忆里。

        그 꿈 아니야, 그럼 우리 자리.

        That’s not a dream, that’s our throne. 

        我做到了,相赫。和你一起拿回你的荣耀,然后给你我竭尽全力的拥抱。

        举起沉重的召唤师杯的时候,他们终于可以和MSI上的EDG一样,笑得毫无顾虑。

TBC。

上一篇
评论(13)
热度(36)
©水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