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析。

他值得所有的美好,所有的荣耀。

电子竞技边缘从业者,瓜皮中单高于一切。

理科生失败典型。
为了羽生的同款贝尔曼奋斗中。

龙族坑底,魔兽世界DK咸鱼。

不如肝刀。

【点文】Beyond the throne B

一直没发的B篇。

侯爷戏份多。

        回国之后又得到了一段假期,李相赫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到了上次张景焕带他去的那家理发店,然后把一头西兰花拉成了正常的直发,为此又被张景焕嘲笑了一番。

        啊啊我们相赫脸皮真薄。

        什么啊,马上就是今年的全国电子竞技颁奖典礼了啊,我总不能这么就参加吧,李相赫顶着恢复正常的头发抗议张景焕的日常嘲讽。

        只是当时的他并不知道往后没有日常嘲讽的岁月该如何度过。

        我们会尽量在下个赛季维持我们现在的阵容。面对媒体的时候金正勋教练是这样说的。 

        11月的转会期到底还是来了。SKT提供给李相赫的条件确实非常诱人,并且可以让他无后顾之忧地再打一年,毕竟是两度夺冠的世界第一中单。俱乐部给其它队员提供的条件也是行业内最顶尖的,有着冠军光环的队伍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真的无法拒绝。

        所以张景焕想要转会的时候,李相赫一直都没有反应过来。

        准确说李相赫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张景焕刚有这个决定的时候,他第一个去找的人不是李相赫也不是金教练,而是李智勋。

        那天天气很好,到了傍晚却突然刮起了大风,橙红的天幕蔓延到都市的尽头,像是燃烧的血迹。李智勋就趴在基地天台的栏杆上听着张景焕讲述自己的矛盾。

        景焕哥,你不会还不知道,你才是最幸运的那个人吧?听完之后李智勋转过身来背靠着栏杆,脸上带着熟悉的笑却又无比陌生。

        你在总决赛上大放异彩证明了自己确实是冠军上单,也是相赫最好的队友,现在你收获了召唤师杯,拥有了你自己的冠军皮肤和奖牌,还有相赫的心,那当你准备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你应该想想,像我这样的人会如何决定。


        从MVP Blue到SKT T1 S,李智勋职业生涯的前半段,都在阴影之中。在OGN这样选手更替淘汰十分残酷的地方,从MVP转会到SKT的时候,那个叫做Faker的ID就一直是悬在他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李智勋非常清楚他和李相赫的差距,这个年轻他将尽四岁的天才选手在他十七岁是就拿到了世界总决赛的桂冠。彼时的他还在三星蓝的前身做一个普通的中单选手。而李相赫最出名的英雄之一,诡术妖姬乐芙兰,他是第一块磨刀石。那一场的镜花水月完全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间,李智勋第一次感到,这样面对着的那种无力和远离。

        那一次的阴影笼罩了很久,转会期来临的时候,李智勋最后选择了SKT的二队S队。离那个神一样的影子那么近,但谁都不知道跨过那段距离要走多远。

        对于两个话都很少的人来说,有什么事情最后都是被蒙在心里。

        不知道从何时何处起原本冰冷的影子开始变得现实,在两队不多的共处的时间里,李智勋的目光所向,大多数都是李相赫。他不会主动去说,一个简单的背影就足够了。

        这大概才是每一个阴影中的人所应该拥有的心态。到最后两个人还成为了关系不错的朋友。能这样李智勋已经很满足了,因为从来没有奢望过太多。

        就这样到了S4的夏季赛,那是李智勋第一次有机会脱离李相赫的阴影。三星白蓝两队之于SKT这个没落的旧王而言已经是难以匹敌的对手了。相比K队,打入四强的S队似乎成为了新的可以期盼的希望。

        K队被淘汰那一天李智勋想找李相赫询问一些关于版本更新后的问题,问遍了S队和K队几个熟悉的队员却没有一个人知道比赛输了回来之后李相赫到底去了哪里。最后他准备到天台去给李相赫打电话,却出人意料地看到了那个消瘦的披着队服外套的身影。

        “那天的风比现在大很多,天色也是暗的,像是要下雨。那样微暗但柔和的光线把一切都展现出它们原本的样子,我看到了他的头发在风里飘动,衣角也在晃动,甚至像是空荡荡的,因为相赫他太瘦了;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一句话也没有说,在那样隔着两三米都能感受到的绝望和落寞里面我无话可说,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做点什么去安慰他。”

        后来他们在大风里面默不作声地站了很久,久到李智勋感受到脸上有冰凉的水滴。雨还是飘了下来。他抹了一下脸想要开口,李相赫却转过身来。他清楚地看到了李相赫脸上的苍白和眼眶下深色的阴影,完全不像是那个赛场上一击必杀的刺客;但他的眼睛里终于有光了。

        在李智勋有任何动作之前,李相赫伸开手臂轻轻抱了抱他的肩,然后转身离开了天台。李智勋默默地看着他拉开楼道顶端的玻璃门,然后停了停,侧过头动了动嘴唇。

        李智勋永远不会记错那个最简单的唇形。

        谢谢,智勋哥。


         后来Riot政策变动,一个俱乐部只能有一个队伍,三星王朝因此解散,SKT则选择把K队和S队重组成一支新的Team 1。K队的人走了很多,但李相赫还是留了下来。李智勋最终还是没有离开SKT,选择称为李相赫的替补。

        在那个漫长的距离上纠缠到现在,却又一次回到了原地,也许是造化弄人。他竭尽全力的逃离,想要开拓出一片自己的国度,蓦然回首才意识到他一无所有,他的骄傲,他的荣光,连他的心都是李相赫的。

        我还是你的影子。

        站在大魔王背后的男人总会被拉到聚光灯下,在这个尴尬的位置上待得久了也就学会了笑着面对这一切。他从来没有放松过丝毫训练,终于在春季赛后期,所有人都记得这个叫做Easyhoon的中单,他的魔蛇之拥和沙漠皇帝给SKT带来了在LCK的第三个赛季冠军。人们给他的标签不再是Faker的替补,而是那个SKT的中单选手,稳如防御塔也能够团战打出爆炸输出。

        在决赛赛场上连战三盘拿到春季赛的冠军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想象出他的心情。短暂的激动之后涌上来的情绪复杂而遍布回忆的伤痕,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站在终于属于他的舞台上向Faker证明自己了,可是看到守了三场饮水机的李相赫脸上隐忍着苦涩的笑,心里却是空落落的疼痛。

        没人能够在他面前隐藏那种情绪,因为没有人可以像他一样把整个人浸泡在里面成长着等待破茧化蝶;所以这个时候更不可能有人理解他的疼痛和无奈。

        他终于可以学着一点点走向那个人了,可王座上能够容下的,只有一个人。

        别无他路。

        MSI的最后两局被换下、夏季赛决赛三场替补、以及总决赛上的冷板凳,无时无刻不在残忍地告诉他该如何清晰地认识自己的位置然后远离。而MaRin之于他而言不过是另个方式的嘲讽,尽管他知道张景焕对此并不知情。

        那个秘密很多人都知道,只有他们不知道。都是相互足够信任的队友和恋人,可以放心的深入敌方腹地然后和恰到好处的传送一起完成2V多的精彩瞬间,又怎么会去疑神疑鬼地观察着别人那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异样呢?

        甚至总决赛最后一局胜利后的狂欢,还记得坐在角落里的他的人,只有李在宛。


        “从那个时候我才明白,那段距离,我永远都走不过去。

        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去没有你们的地方。”

        你要转会?李智勋的话音未落张景焕就开了口。

        这难道不是唯一的出路么?李智勋声音很平静,就像他刚才讲述这个漫长的往事一样,没有多余的起伏,仿佛不是他自己的经历,冷静得近乎于冷漠。

        欺诈师的眼里,容不下沙子。

        余下的时间里他们默契地沉默了,落日的绚烂辉光终于燃尽了火焰,变成了沉郁的青蓝和地平线尽头的黑紫色,另外半边的天穹上点亮了微弱的星光。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擦去了最后的日光,无尽的黑色下方是华灯初上的城市流彩。在这个经历了无数次的过程里他们都保持了平静,看着光线的消逝,就像静默地等待着心里燃烧的热度一点点变成死寂的冰冷。

        我已经想好了,准备去Vici Gaming。李智勋转身淡淡地留下一句话,眼眶里泛着微红,也不知道是被冷风吹的还是因为情绪的起伏。张景焕转身看着李智勋往回走,就像一年多以前的李智勋,看着李相赫离开天台。

        不同的是,一个是起点,一个是落幕。

        可到底还是一样的结局。

        擦肩而过,再不相见。 

        楼梯的门关上的那一刻,被夜风呼啸包围的就只有张景焕一个人。虹色的流光灯火在他的背后肆意勾勒迷茫人海的广阔。

        风一点点地带走他身上不多的温度。他轻颤了一下,紧了紧身上的外套,面无表情地看着李智勋离开的方向,最后低下了头。灯光模糊了他脸部明晰柔和的线条,嘴角的弧度却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知道李智勋的意思,无非是一个燃尽了他微弱的那些热情最后放弃的人,对他这样离开的失望。可他的选择又能有什么呢?

        能够和王相对而坐的,只有另一个王。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24)
©水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