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rothore.

他值得所有的美好,所有的荣耀。

电子竞技边缘从业者,瓜皮中单高于一切。

理科生失败典型。
为了羽生的同款贝尔曼奋斗中。

龙族坑底,魔兽世界DK咸鱼。

不如肝刀。

【IG深夜笔记】猎食计划。

灵感来源于宿舍的夜谈会经历。

答应我,别害怕,看完它。

下面正文。

【IG深夜笔记】猎食计划。

    “你慢慢说,我们都在这儿。”难得没有骚话满天飞的刘志豪转了一圈,确保整个基地的灯都是开着的,然后把窗户锁死,最后把目光投向了餐桌边上坐着的两个人。

    “别急,虽然我觉得这玩意儿肯定有鬼但是……还是要冷静点,不然这事儿就真的不好办了。”

    凌晨4点21分,IG基地餐厅。

    全部大开的灯光让这里明亮得让人眩晕。城市是难得的安静,甚至让人有些迷失感。餐桌还保持着收拾之后的干净整洁,葛炎坐在桌边深深埋着头,唐靖泰坐在桌子上,脸色甚至有点苍白,安铉国一声不吭地靠着墙站着,把眼睛挡在阴影里。

    而刘洪均一个人翘着二郎腿高高坐在橱柜最顶层,看着下面这几个人神色不定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精致的眉头。

    被惊醒的刘志豪十分紧张地把基地检查了个遍,甚至发动了睡得正熟的Rookie和克里斯,折腾了一通却没有任何收获,此时也只能一脸凝重地坐在鲟将军身边眉头紧锁。

    唐靖泰轻轻咳了一声,拍拍身边趴在桌子上甚至还在颤抖的葛炎,清了清嗓子,“算了,我来帮他把事情说清楚吧。”

    “不用,”一直低着头的葛炎闷闷地回答了一句,声音还是沙哑的,“我自己来讲。”

    事情开始是二十分钟之前,你们都先去睡了,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训练室里单排。

    整个训练室里只有中央空调的风声和主机散热风扇的响声,除此之外就是键盘键轴的声音。

    我以前都是不怕黑的,也不怕什么乱七八糟的歪理邪说,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里一空,连手指尖都一阵莫名地发凉。

    有这个感觉的时候游戏才开始十分钟不到,我玩的是豹女,完成了一波下路Gank,拿到小龙,然后回城。

    我突然感觉很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但一切如常。

    我又回过头看屏幕里的游戏,回城动画才走一半。

    我坚信是我出了什么幻觉。

    我想了想,把我的小耳机拔了下来换成了大的隔音耳麦,带上之后我又把声音调大。

    这样听不到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也就不会乱想了。

    我当时只想赶快结束排位,回去好好睡一觉。游戏背景音乐终于把刚才那些无限循环的声音隔绝了。

    我松了一口气。

    后面的五分钟游戏很正常,我们打赢了一波中团,然后拿下了对面的中路一塔和二塔。

    这波团我打得很认真,结束了才发现不知道是不是精神太过于紧张的原因,我的头上全是汗。

    我想了想,之前大概是我想多了吧,其实什么事儿都没有。

    大耳麦扣在头上很热,我觉得我耳廓都是滚烫的。

    我把耳机摘了下来。

    把耳机线拔下来的时候我抬头看了一眼游戏画面,不巧的是我们下路正好被对面三个人抓了。我慌慌张张地抓起鼠标,耳机直接掉在了地上,我也没有管。

    然而我支援过去没排干净视野,一标还空了,反而被对面中单收走了人头。

    我气得顿时一跺脚,结果不偏不倚地一脚踩在了主机后面被我扯得乱七八糟的那一团线上。

    然后主机运行的声音立刻消失了,亮着的按钮也黑了下去。我低头一看,电源被我踩松了。

    我暗骂了一声,刚想弯下腰去把插头接好,却在中途愣住了。

    我意识到一个问题。

    我的显示器,它是亮着的。

    如果电脑主机断电,屏幕会立刻失去信号。但我的显示器还亮着,虽然是刚才死亡时的灰白。

    它甚至还在动,我的队友和敌方英雄交战,技能乱飞,中间是我操控的豹女的尸体。更诡异的事情是并没有出现掉线提示。

    我瞬间惊讶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然后我看到屏幕里的豹女,她开始动了。

    并没有复活,因为屏幕还是黑白的,鲜红色的倒计时还在跳动。但我看到他站起来,抓起手边的长矛,然后……

    向我投掷过来。

    是的,她是抬头向上对着我的方向扔。

    我眼前一阵发白。

    突然我听到了一声尖锐的猫叫,从我的背后传来,在无比安静的训练室里清楚得渗人。

    我的尖叫被我死死压在了嗓子眼里,用我最快的速度一巴掌拍在显示器开关上。

    这里唯一的光源也消失了。

    但问题没有解决。

    我跌跌撞撞地冲出座位往训练室门口跑,然后我看到了一闪而过的两点萤光,像是猫的眼睛。

    我看到了那只猫, 它是黑色的,眼睛的颜色很亮。我第一反应是楼上Dota2分部的猫,但大妈的那一只不长这样,也不可能一只猫坐电梯下来。

    它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跑进了厨房。它转身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它的脖子。

    上面有一圈血红。

    我想跑,但我控制不住我的脚步跟着它走。我一路追过去,直到厨房门口。

    厨房灯没开,我看不到它接着上哪儿去了。我伸手在墙壁上摸索,想要摸到开关打开灯。

    但我失败了。

    我摸到了一只手。冰凉的手。

    我终于尖叫了出来。

   

    灯啪地一声开了,我惊魂未定地转头,却看到了身后同样一脸惨白的小时光。

    他用颤抖的声音问我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在这里。我反问他为什么突然来厨房,他说他刚才做噩梦了,浑身冷汗地醒过来,就看到自己房间的门是开着的。

    门口坐着一只猫。黑猫。脖子上一圈血红,像是红色的花瓣。

    于是我和他讲了一遍今晚我的经历,刚刚说到踩掉电源的时候,灯闪烁了一下,然后直接黑掉了。

    我又听到了猫的叫声……似乎还夹杂着某种野兽的怒吼声。

    我想起来了,那个声音,很像豹子。

    隔墙传来了脚步声,我差点吓得跪到地上。但那个人把客厅大灯打开了。刺眼的白光里我头一阵眩晕,是小时光他扶住了我。

    然后我听到了姿态的声音。

    餐厅一片寂静,葛炎仍然趴着,呼吸很急促。唐靖泰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自己。

    刘洪均默默地听完了葛炎的叙述,垂着眼睛思考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眯着眼睛慢悠悠地开了口。

    “所以……”他放轻声音。

    “这他妈就是你们一个AD一个前AD深更半夜鬼鬼祟祟在基地里面瞎几把乱跑还不让我们好好睡觉的原因?!”

    温柔可人的盛世美颜网红狠狠一拍柜子隔板,精致白皙的脸上是满满的叱咤怒意。坐在餐厅里的众人不由自主地抬头仰视,刘洪均睡衣下摆露出的线条流畅的小腿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一个霸气侧漏而又优雅动人的女王坐姿,配上他眼里涌动的火焰,看得始作俑者之一的唐靖泰一阵心惊。

    女王不愧是女王,这么快就发现了问题根源,要藏不住了……

    “妈的智障!”女王可可不着痕迹地甩了甩拍得有些疼的右手,话语里的怒意却没有半分减少。

    “偷吃东西就老老实实说偷吃!少他妈给我瞎编故事!”

    一阵尴尬的寂静。

    “操你妈,”克里斯第一个站起来,推推被姿态叫起来时戴得歪歪斜斜的眼镜,“你可以的,葛火火,还拉着小时光一起出来偷吃东西?”

    “我靠,你这B很烦啊我鲟,吃就吃哪来这么多鬼故事……”刘志豪也忍不住了,“我跟你说Rookie要是今晚被你吓得睡不着我让你好看!”

    “啊?”宋义进迷迷糊糊地抬起头,似乎是困得不行了的样子,“我没事……但很困……”

    “行了行了都他妈给我回去睡觉,”克里斯没好气地挥挥手,“唐靖泰我再跟你说一遍,看好小孩,别再让他半夜出来去厨房偷吃了。”

    “我靠教练他威胁我!”唐靖泰伸手指着葛炎,“他说我要是不帮他他以后再也不Gank有我在的下路了!”

    “我没这么说啊光帝你别乱讲……”

    刘志豪无奈地摇摇头,轻轻拍拍趴在他肩膀上的宋义进,“现在没事儿了。”

    “嗯……回房间吧……我好困……”宋义进嘟囔着又把刘志豪抱得更紧了。

    唐靖泰低下头挡住眼睛表示你们上中继续我不看。

    一直在边上冷眼旁观的安铉国看着这群突然就闹腾起来和秀恩爱起来的队友们,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扫扫已经垂到眼前的刘海,抬头看着仍然坐在上面一脸盛怒的射可可,伸出手,“可可,下来。”

    刘洪均冷冷地瞥了勾肩搭背走出餐厅的刘志豪和宋义进一眼,这才转过头,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阿国,过来一点。”

    “为什么?”安铉国眯起了眼睛。

    刘洪均咬着自己的下嘴唇,沉默了三秒才弱弱地回了一句。

    “我恐高。”

    五分钟后被克里斯罚擦厨房油烟机的葛炎冷漠地看着队友们带着各自粉色的恋爱光环离开,转头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唐靖泰,“帮个忙吧小时光……我靠人呢?”

    已经走到房间门口的唐靖泰转过身,对着满手油污的葛炎晃了晃手里的薯片包装袋,然后把手里的那一片薯片扔进嘴里,刻意地发出了清脆的咀嚼声,随后转身进了房间,只留下一个轻佻潇洒的背影。

    葛炎:“哦。”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73)
©Auroth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