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rothore.

他值得所有的美好,所有的荣耀。

电子竞技边缘从业者,瓜皮中单高于一切。

理科生失败典型。
为了羽生的同款贝尔曼奋斗中。

龙族坑底,魔兽世界DK咸鱼。

不如肝刀。

【Easyhoon X Faker】Rebirth Day 0-1

你没看错,这个辣鸡又控制不住自己了。 

源计划脑洞,瓦洛兰架空设定,作者正在被化竞折腾得生无可恋所以不定期更新。

主EF,副N多,前期可能有轻(da)度(liang)的猴All猴以及All壳。

三条不再重复。


正文。

我曾等待被黑夜唤醒。

【Easyhoon X Faker】Rebirth Day

By Rin. 

【零】



 

记忆,可不只是1和0。



 

一只干净修长的手将骨瓷杯和杯盘轻轻放在他面前,杯子里是刚泡出来的红茶,澄澈的深红里混了一点儿透亮的橙色,映着昏暗但温暖的灯光。

 

 

他抬起头看着把茶端给他的少年。少年瘦削的身体背对着他,有大半隐藏在灯光找不到的阴影里,暖橙的光只能点亮他的发丝和略微下垂的眼角,普通的单眼皮,没什么特点,可是他却从里面读出了这个年纪少见的落寞。

 

 

“你……不坐下来吗?”他轻嗅着柔软微甜的茶香,犹豫了一下对少年说。

 

 

少年转过身愣愣地看着他,过了一两秒才慢吞吞地拉开他对面的椅子坐下,动作很轻,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直到少年在灯光下坐定,他这才看见少年的脸,消瘦而略带稚气,有些苍白的嘴唇抿成平淡却悲伤的弧度,在茶杯上方氤氲的雾气里模糊不清。

 

 

“我要走啦,哥。”少年依旧低着头小声地说。他能感受到少年瘦弱的身体藏着巨大但深沉的情感,像是离别的悲哀,却又像是明知死地却依旧毫不犹豫前往的决绝。

 

 

他有些不知所措,想要伸手去拥抱面前的少年,却又不知为何没了勇气。他只能沉默了一下,说,“那我等你回来。”

 

 

然而说完他立刻就后悔了。

 

 

少年猛地抬起头看着他,那双眼睛里开始蓄着泪水,像是暴雨后的湖泊。他并不太会安慰要哭的人,此刻顿时慌张得乱了动作,双手端着茶杯也不知道是要喝一口冷静冷静还是要放下杯子去抚摸少年的脸。

 

 

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很多。

 

 

少年第一次从他的老师那里拿到了专门给他打造的一对刀刃,兴奋得想要立刻拿着它们去练习,却又怕弄坏它们,最后安安静静地坐在房间里一遍遍擦拭着崭新的金属锋刃。少年因为走神被老师惩罚了双倍的训练,没有任何怨言地一个人对着冰冷空气中的假想敌一遍遍重复着跳跃斩杀的动作,直到等候在阴影中的老师都看不下去,心疼地冲过去把他抱住拖回了房间里让他休息。少年在难得的休假时间里一个人玩着难度爆表的小游戏,老师和朋友破门而入手里举着纸张珍贵的信函,激动地告诉他他将成为史上最年轻的被战争学院破格录取的学生,而少年只是平静地接过信件阅读完,终于露出了属于孩子的笑容说,好呀,我一定会成为最厉害的刺客的。

 

 

于是他好像明白了少年的心情。

 

 

“那,答应我一个承诺吧,哥。”少年眨眨眼睛把泪水锁在眼眶里,伸手穿透温热的水雾握住他的手。少年指尖的温度有些冰凉,触感细腻,却带着微微的颤抖。

 

 

他抬起头,看到少年用另一只手抹了一把眼睛,潮湿的眼瞳里映着灯光,像是清澈的湖面,更像是把灯光折射成碎星的夜空,璀璨而廖远。

 



 

他从睡梦中惊醒,猛地从床榻上坐起来,没拉好窗帘的玻璃窗透出早晨干净明亮的日光。风声和人群地嬉闹声离得挺远,一颗蓝紫色的法球在窗外不要命地一阵乱跳,法球的主人就在楼下对着他的房间大喊着,声音里是孩子的清越与活力,“EZ猴!EZ猴!说好的今天陪我去吃早餐呢?”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他,他所处的,是他所熟知的正常的世界。

 



 

【一】

Rebirth Day. 01· 烈阳 1

这是李知勋在战争学院的第三年。

 

 

瓦洛兰是个从来不缺乏奇迹和罪恶的地方,有玩自然法术的也有研究黑科技的,有正义凛然遵守基本法的也有无恶不作打砸抢烧的,各方势力明争暗斗,时而风平浪静时而战火蔓延。而在纷杂险恶的时代里总需要些什么来维护哪怕是暂时的平衡,在维护不了平衡的时候安安静静退出斗争——前提是你要有足够的实力能够不被卷入战局。

 

 

这个地方叫做战争学院。

 

 

说是学院,可这儿并没有正常学院那样的课程,也没有呼风唤雨的白胡子老爷爷或者九死一生的战场上存活下来的伤疤大叔做老师。能够来到这里的都不是一般人,不会说还需要一门门规范化的课程来指引他们前进。他们需要的是思考、历练和沉淀,是把自己所拥有的能力作为艺术品来打磨。

 

 

李知勋是作为冰霜法术师被选入学院法术系的,法术的属性繁杂多样,冰霜算是其中稍微稀有一点儿的属性,特别的地方在于冰霜元素能轻而易举地实体化,这也就给冰霜法术师增加了更多的战术可能性,既可以选择正常的远程法术输出,也可以尝试着突进对手后使用实体化的元素进行近战。

 

 

战争学院里像他这样有点儿特殊能力的法术师不在少数,不过法术师们在这儿的生活和大多人所喜欢的生活没什么区别,阅读典籍,冥想,练习法术释放,以及……

 

 

“吃完饭我们去找香锅他们一起去训练场玩玩吧,听说GodV也要去……哇你看没看到上次他那个球玩的,砸在一起真的是厉害……喂喂喂李知勋?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李知勋放下筷子撑着额头叹了口气。坐在他对面正在吃石锅白菜的白嫩少年有些不开心地嘟起了嘴,在他身边慢悠悠跳动的死兆星也飘到李知勋面前轻轻撞了他的肩膀一下。

 

 

“田野,今天训练场不开放的。”他只能耐心地对着少年解释,稍稍侧过肩膀躲开他操控着的调皮的法球。田野这个小孩子看着可爱但实际上非常不好惹,他不是正常法术师,学习的是另一类魔法,成为了一名窃魂师,逼急了就是死兆星往脸上呼,那颗紫色球里的亡魂可不在少数。“每年都有的检修还没结束。”

 

 

“哦是哦,”田野从桌子边上随手摸了一张餐巾纸擦擦沾了点儿酱料的嘴,“我忘了还有这回事。每个学年开头都要检修这么长时间,真的是烦,”他伸手过去让死兆星悬在手心上方,再把它收回来放在面前用手指当皮球一样漫不经心地戳来戳去,“要不我们一起去图书馆吧?”

 

 

“啊?”李知勋抬了抬眼皮又垂了下去,“算了,我不去了。”

 

 

“哇侯爷你变了你怎么这么无情,趁着金赫奎放假还没回来你就陪我去一下嘛他那个大忙人平时都不管我的……”田野瞪大眼睛控诉着,话还没说完却看到了李知勋脸上含义不明的笑容,随后就听到了背后软萌的声音。

 

 

“早上好,知勋哥。”

 

 

披着风衣提着行李的大男孩站在田野身后,一只手扶着田野的肩膀,蓬松的酒红色刘海下的眼睛笑眯眯的仿佛四条眉毛,对着李知勋友好地打了个招呼。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30)
©Auroth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