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rothore.

他值得所有的美好,所有的荣耀。

电子竞技边缘从业者,瓜皮中单高于一切。

理科生失败典型。
为了羽生的同款贝尔曼奋斗中。

龙族坑底,魔兽世界DK咸鱼。

不如肝刀。

Rebirth Day 1-2

我已经不知道主CP被我丢到哪儿去了……

本章CP会侯 微萝米驼妹

感觉我就是在废话混更。

 


Rebirth Day 一·烈阳 02

    “赫奎怎么回来这么早?”

    “因为要搬宿舍啊,我以后就住在你们楼上了,不说啦知勋哥我先带Meiko回去了!”

    李知勋看着手机上聊天软件的界面,顶着羊驼头像的金赫奎语气里充斥着雀跃像是要穿透屏幕跳出来。他抬起头看着两个人像小孩子一样拉拉扯扯蹦蹦跳跳地消失在通往宿舍区的路上,感觉刚才的自己成为了天空中最亮的星。    

    金赫奎和他同时进入学院,不过他是在射手系而非法术系,是个箭无虚发的弓箭手。他还是学院裁决所护卫队的成员。裁决所是各国政客常来的地方,他们会邀请战争学院作为绝对的中立方评判一些事情,有的时候裁决所也会解决一些法术师内部的问题。而裁决所的护卫队是脱离开学院本身控制,只听从裁决所命令的力量,成员都是学院的学生,在裁决所下发任务的时候会受命前往,或者在学院与裁决所危险时率先出战。

    李知勋认识他是因为金赫奎也稍对冰霜法术有了解,他的弓箭里就带着一些冰霜元素,有的时候他们会在一起交流。当然至于后来田野这个小孩子来了学院,年轻的窃魂师和金赫奎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却也经常来找李知勋玩儿,那就是后话了。

    他看了一眼时间,上午才刚刚开始,他转身沿着熟悉的道路,走向一片灌木林尽头的图书馆。




    “哇赵志铭你不当人?”

    “哎哟田鸡,金赫奎给你带的好吃的就不让你爸爸分享了啊?”

    “157你给我出去!”

    ……

    姜壤贤叹了一口气,扔下手里的抹布,冲到阳台上把窗户关死以便挡住楼下正对的宿舍里两个人不间断的声波攻击。金赫奎坐在上铺晃荡着长腿玩着手机上的贪吃蛇小游戏,巨大的羊驼抱枕被丢在下铺。白毛的羊驼靠着爬梯瞪大眼睛卖着萌,红毛的羊驼披着被子眯着小眼睛刷着游戏分,看上去十分和谐。

    “我不知道学院为什么会选择让Meiko和萝莉住一个宿舍,”姜壤贤面无表情地擦着已经非常干净不见一丝尘埃的书架,“会有生命危险的。”

    金赫奎漫不经心地关掉游戏,从上铺轻巧地跳下来,抱着羊驼玩偶往姜壤贤的床上一坐,“上个学期Meiko还是跟李炫君一个宿舍呢,也不过就是楼板通了几次嘛……算了要不我们还是去申请换个宿舍?”

    姜壤贤不置可否地摊手,习惯性扶了扶眼镜继续擦着书桌,顺手整理着桌上的书本。

    “我以为你会去找他们换宿舍位置的,”姜壤贤又开了口,手上的动作依旧没停下,打开衣柜开始整理衣服。

    他收拾东西的时候总有用特别的魔力,赵志铭曾经故作深沉地对田野说,摇头晃脑装得像一个游吟诗人一样说,我就不知道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怎么就那么听他话的,反正白米这个本事我是一辈子都学不会了。

    理所当然地被田野嘲讽了。

    但金赫奎知道姜壤贤总是喜欢用忙碌来掩饰一些安静下来就会涌上心头的问题。可能是掩饰给别人看,也可能是在欺骗着自己。

    至少金赫奎看到的是,从姜壤贤知道楼下住的是田野和赵志铭的时候,他就一直在忙着没停过。

    金赫奎也有想过去帮姜壤贤,但他知道田野和赵志铭不一样。田野是个心思细腻的孩子,他会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地跟着他的诸多朋友们浪,也会敏感地察觉到别人的想法,尤其是对他的不一样的情感。但赵志铭,用田野的话来说就是个傻子,那种没心没肺天天嗨皮,偶尔苦恼一阵子也不怎么正经,怎么暗示都不清楚,连装傻充愣都不需要的那种醋森。

    金赫奎是个聪明人,所以他也清楚不能去贸然和姜壤贤讨论这种问题,只能为自己的室友干着急。

    他眨眨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又拿起手机,打开小游戏,目光刚刚落在手机屏幕上,眼角却敏锐地捕捉到窗口有一个一闪而过的模糊黑影。

    然而在他有任何动作之前姜壤贤已经先他一步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阳台上闪过一层暗红色的光,他站在阳台木质栏杆边上,手中多了一把短刀,银白色金属的刀柄和红色透明的刀刃,上面插着一只纯黑的信封。

    金赫奎也站起来快步走了过去,蓝色的光芒从他的手腕向下蔓延,伴随着碎片状的金属在指尖脱离伸展,迅速形成一把长弓。“什么东西?”他问。

    姜壤贤微微用力把信封取下来,金赫奎看到了信封的封口,是一个古式的暗金色蜡印。

    又该忙活了。


    李知勋再一次从头开始把面前这几层书架上整齐摆放着的书一本本看过去,确认每一本书都没有漏掉之后,微微皱起了眉。

    图书馆大概是他在整个学院里最熟悉的地方了。他不太喜欢吵闹的环境,没什么任务的时候总会泡在这边看书。他还记得上次来这儿是前天,看的是一本关于阿瓦罗萨的古籍,离开的时候把这本还没看完的书放在了这个书架第三层靠左边的位置。按理说这种关于冰霜魔法的古书看的人很少,然而才一天过去书却不见了。

    他抬起头看着贴着三层楼高的墙壁建造的书架,左右看看发现又少了一样东西。

    梯子呢?

    李知勋有点不知所措,转身往管理员的柜台哪儿看了一眼,也是空无一人。他犹豫了一下,抬手用冰元素凝成几级台阶,走上去想看看他要找的书是不是被放到了更高的架子上。

    毕竟故意把书错放到奇怪的位置去,还用定期清扫作为借口把梯子收起来,是那个无良图书管理员会干的事情。

    李知勋站在冰阶上认命地想,刚刚抬起头看到高处的书架,背后却传来不紧不慢的脚步声,随后停在了背后几步的位置。他扶着书架偏过头往下看过去,一个穿着深色外套的高个子男人正站在下面抬头望着他,黑框眼镜背后的目光有些戏谑。

    “窜天猴?”男人的声音略有些低沉,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他刻意在李知勋回头后向他挥了挥右手拿着的一本厚书,分明就是找了半天的那本,“你怎么一言不合就上天啊?”

    “……”

    气的稳重如他李知勋,也是脚下一滑,干脆利落地从三米多高的地方毫不拖泥带水地摔了下来。

    陆文俊还在满意地欣赏着青年说不清是炸毛还是生无可恋的表情,却看到他一个没站稳就要摔倒,直接扔了书一个箭步上去伸出手,自己却重心歪了一下。

    然后直接扑在木质地板上。

    好在李知勋摔下来的时候没撞着别的,被他接着缓冲了一下才跟着倒下去,倒也没什么大事。

    这儿角落里的鸡飞狗跳在安静的图书馆里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李知勋赶紧站起来收回冰元素,陆文俊艰难地撑着地站起来,摸摸鼻尖掩饰一下尴尬。

    “怎么又瘦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揉了揉磕在地面上的胳膊,试图转移一下话题,“这么轻。”

    他这话倒是没乱说。法术师本来就是体质偏弱的人群,李知勋高高瘦瘦得远看像根杆儿,而硬接了一下他的陆文俊很清楚,他那点儿重量轻得有点儿不正常。

    “你又不给我吃的。”李知勋弯腰捡起地上的书,没好气地回答了一句。
    陆文俊又露出了他代表性的含义不明的蜜汁笑容,在李知勋不解的目光里晃悠悠地走到管理柜台后面,摸出一只纸袋子在李知勋面前晃了晃。

    “鸭脖加辣,要不要?”

    姜壤贤接到学院通知奉命来找人的时候,推开图书馆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景。

    他们学院法术系有名的冰霜法术师学长正蹲在图书馆管理员柜台后面的茶几边上啃着一块重辣的鸭脖,而兼职管理员的瓦洛兰历史学家陆教授坐在学长边上翻着书,眼睛却盯着学长笑的邪魅狂狷。

    “抱歉,”姜同学面无表情地扶了扶眼镜,“打扰了?”



    图书馆一楼的角落里摆了几套单人沙发,靠着单面反光的玻璃。李知勋把桌子上的书推到一边,以便能够在不大的圆桌上摊开姜壤贤刚才给他的那厚厚一沓纸。

    学院的管理层和裁决所的那帮老头子都是那些挺守旧的人,度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或是几个世纪。尽管海克斯的科技发明已经大大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但是那帮人还是习惯用过去的东西。

    比如信封、纸张、墨水笔,以及过于优美到难以辨析的古典文字。

    好在姜壤贤给他后附了一份打印版,否则李知勋指不定还要折回去让陆文俊告诉他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鬼东西。

    姜壤贤给他的那一份十分简洁清晰,这是一份任务通知书,任务目标是找到南方山脉中一个烈阳族的上古遗物并且把它带回来,时间限期是三周,和他同行前往的是另一个学院裁决所护卫队的成员,是和他同一届的刺客系影武者。

    “Fa…ker?”李知勋念着他的代号。

    资料上没有关于他的别的信息,但是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少年顶着柔软蜷曲的黑色短发,没怎么用心打理显得很像一颗西兰花。他戴着黑框的眼镜,镜片后的黑色瞳孔平静而清冽,看不出什么感情,是那种简单却无法抵挡地看穿你之后自然而然流露的胸有成竹,如同一个刺客手中的刀锋一样,沉稳而又轻捷。

    但除了眼神以外他真的完全不像一个刺客,有些消瘦,皮肤白皙,脸上冒着几颗痘痘,嘴唇泛着浅粉还有点儿干燥起皮,唇线雀跃的弧度像是猫,微微抿着,似乎有些拘束。

    李知勋盯着他的照片发愣似的看了半天,机械式地翻到下一页,随便扫了一眼,是他们此行的地图,目的地在学院南方嘉岗坦山脉的中央,被标上了一个金色的太阳标志。

    李知勋知道那里,传说中离神最近的地方,被叫做巨神峰。

    他把桌上散开来的纸张收拾归拢放在一边,撑着头开始回忆她刚才看到的东西。每当觉得事情重要又有些复杂的时候他就会这样,以免出什么疏漏。他感觉头有点儿疼,隐隐约约的并不明显,像是被软绵绵的针扎着,可能是最近刚开学一直忙于各种事情的原因。

    细微的痛感让他的思维有些混乱,他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没了那层镜片之后的视野模糊不清,却又更加真实。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身前,他眯着眼睛抬起头,任由明亮的光线落满粟色的瞳孔。



    金赫奎终于脱开身找到李相赫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相赫哥,”金赫奎把一个黑色文件夹轻轻放在李相赫面前的茶几上,“裁决所下发新的任务了。”

    他没有穿着他上午的黑色风衣,而是银白色的轻质装甲。那层薄薄的金属仿佛直接生长在他的身体上,线条笔直的纹路泛着清澈的幽蓝色,并不显得冗余沉重,而是使他看上去高挑而有力。

    “哥你怎么又在这么暗的地方看书?”金赫奎皱了皱眉头,耳后的蓝色灯光也配合地闪烁了两下。

    李相赫抱着膝盖窝在大沙发柔软的角落里,就着边上唯一一盏昏暗的灯认真地看着手里的书,蓝色的封面上一个泛着白光的模糊人影,有一半扭曲在阴影里。

    “这次任务有点不一样的,”金赫奎干脆把文件夹打开放到李相赫的面前,“我去开个灯吧?”

    “不用了赫奎,”李相赫轻轻开了口,声音淡淡的带着点疏离,金赫奎知道他一向如此,“大致说一下就够了。”

    他的目光仍然只在书页上停留,金赫奎叹了一口气,“其实也没什么,和你一批的那一个Project试验体除了点问题,她是烈阳族的人,学院希望你能去他们的遗址找一个东西回来,指不定能起点儿作用……但是那个地方很危险,学院派了一个冰霜法术师陪着你过去,也能压制一下那边极端的元素。”

    李相赫翻着书的手停顿了一下,“是李知勋?”

    “哥你认识他?”金赫奎有点惊讶,连身上的蓝光都闪烁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一直都不关注外面的事情。”

    “有所耳闻,他挺有名吧,一直都挺希望能和他见一面。”

    “毕竟是冰霜元素,可不是一般法术师,”金赫奎耸耸肩,“对了,按照今年宿舍安排我们就住在法术系他们楼上,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搬过来?”

    “算了吧,我更习惯这里。”李相赫合上手里的书放到一边,“不早了,赫奎也快点回去吧,Meiko是不是还在等你?”

    金赫奎不论什么时候听到田野的名字都会小小地雀跃一下,眯着眼睛笑成一只小羊驼,“那我就先回去啦。”

    李相赫安静地注视着金赫奎走到门口打开房门,当金赫奎一步跨出门槛的时候他皱了皱眉。

    “赫奎,还有什么事要说吗?”

    金赫奎抓着门把手的手指不着痕迹地用了下力,但很快就放松了,“没有啦,”他转身对着李相赫笑笑,“晚安,哥也早点休息。”

    李相赫轻轻点点头,微暗的眼睛里倒映着渐窄的门缝,随后只剩下一片黑暗和黑暗中的微弱的灯火。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19)
©Auroth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