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析。

他值得所有的美好,所有的荣耀。

电子竞技边缘从业者,瓜皮中单高于一切。

理科生失败典型。
为了羽生的同款贝尔曼奋斗中。

龙族坑底,魔兽世界DK咸鱼。

不如肝刀。

Rebirth Day 1-3

瞎bb混更。
明天考数学更文攒个人品。
开包一时爽期中火葬场【翻】
并不会写丽桑卓和劫的solo,有bug的话请记得指正啊。
有强行给阿布的戏份【毕竟璐璐打野闻名遐迩233】

Rebirth Day 一·烈阳 03

    “我说过你们不要……”

    “砰!”

    “在新修的场地上乱跳……”

    “咚!”

    “你们这群人已经和太阳……”

    “Boom!”

    “肩并肩了对月半岂几我说的就是你给我下来!”

    尖锐的暴怒的声音穿透室内训练场的玻璃,震得外面休息区的人都是一哆嗦。训练场最高处的管理台上一个人一手撑着栏杆,一手举着一根木质的类似于法杖的东西指着下面场地里的一个学生,声音里是掩盖不住的怒火。

    李知勋保持着表面上的冷静和内心的生无可恋,端起面前半凉的红茶喝了一小口,抬了抬眼皮看着对面已经双手捂着耳朵把头埋在一本摊开的厚书里,蓬松柔软的头发时不时抖两下的少年,突然有些怀疑学院资料的准确性。

    说好的沉稳冷厉的天才刺客呢?

    学院通知了他们俩到训练场外围的休息区见面,李知勋过来的时候Faker还在训练场里面单独练习,一身黑衣的少年轻巧而迅捷地穿梭在黑影和光线间,刀锋的光芒一闪而逝地绽放如同花朵。

    然而他从训练场里换身衣服走出来的时候完全不像是刚才那个影武者,和他打招呼的时候害羞得眼神都是飘忽着的,躲躲闪闪不敢对视,坐下来就直接用一本书挡住脸开始沉浸在文字里,李知勋无奈,也只能装作没看到他把书拿反了。

    “那个……我们也许可以换个地方?”李知勋尝试着挑起话题打破有点尴尬的安静。

    然而李相赫依然把脑袋藏在书后面,李知勋只能看到他头顶翘起来的一小撮头发,一动不动地安静地立在吵闹的空气里。李知勋伸手过去敲了敲书本也没有任何反应,他干脆抽走倒放着半天的书本,却看到李相赫侧着头,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玻璃外的训练场。

    “我……我不太会说话,但是知勋哥,如果想要更快了解对方的话,”李相赫转过头,那双清亮的黑瞳里第一次泛起了波澜,李知勋居然在里面看到了一丝雀跃,那是对于战斗和力量的渴望。

    “我们切磋一下吧?”





    直到走进训练场角落的一个小的圆形场地的时候,李知勋人还是当机的。

    而当李相赫在他对面的场地边缘站定,手臂上莫名其妙多出两把交错的刀刃的时候,李知勋才知道这位刺客系的学弟并没有和他开玩笑。

    眼前的李相赫又不同于他之前看到的独自练习时的轻巧飘逸。他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就是一把阴影中的刀锋,哪怕只是穿着学院校服简单的白色衬衣,而非裁判所护卫队的战斗服。李知勋注意到他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暗红色刀刃,分成两道笔直锋利的细长尖端。这种武器不多见,但李知勋总觉得他似乎在哪里见过。

    也许李相赫只有在面对对手的时候,才会流露出属于一个暗杀者的冷漠与锋利,李知勋想。

    不过他自己也不是什么反感战斗的法术师,即便是刺客天生就是法术师最危险的对手。

    他对着李相赫微笑着点点头,后退两步到场地的边缘,轻轻抬起右手,然后用力握拳。一只细长尖锐的冰矛在他的手中出现,细碎而锋利的碎冰围绕着他,时刻等待着法术的冲击。

    “开始吧,知勋哥。”

    李相赫对着他微微躬身,随后直接消失在原地。

    两道暗红色的影子迎面而来,李知勋左手控制着碎冰一拥而上挡住甩过来的掷刀,右手握着的冰矛直接向侧面用力投掷出去。

    冰矛在半空中直接碎裂,那一瞬间李知勋清楚地看到了从他身侧掠过的影子,原本斩向他的刀锋不得不对上了他投掷出的冰矛。

    判断没错,他会在自己右侧出现,被发现之后他会转向左侧……

    黑色的影子转瞬间散开,围绕着他不断跳跃,仿佛织成了一个牢笼。刀锋的尖芒突然出现在他的左后方,他想要再次用冰矛抵挡,却发现李相赫的刀锋是旋转着的,干脆利落地把冰矛绞成粉末一样的碎片,随后继续划向他的脖颈。

    李知勋只能迅速下蹲躲过利刃,冰霜以他为中心开始在地面上蔓延,锋利的冰锥和冰枝拔地而起,径直缠绕向李相赫的双腿,随后向他的后方延伸出一条被冰霜覆盖的路径,当李相赫斩断缠绕着他的冰枝挣脱出来的时候,李知勋已经出现在了冰霜之径的另一端,和他拉开了距离。

    李相赫微微皱起了眉。对战中法术师率先拉开距离的选择是十分正确的,大部分的法术释放距离远大于刺客的攻击距离,即使影武者能够异常迅速地借助影子切换位置,也难以轻松地进攻。

    不过事实上,按他接受过的训练,被法术师拉开距离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阻碍。真正让他感觉到不太舒服的是这位学长似乎有些超出常人的判断能力,甚至能够从他一瞬间的动作推断出他之后的进攻方式,从而彻底打乱他的节奏。

    这才是最致命的地方。

    他停下了移动,围绕着场地的众多模糊不清的黑影归拢,最终重新显示出他本身的模样,略有褶皱的衣服,因为风压而翘起来的几根呆毛,还有双臂上危险的刀刃。他站在李知勋的对面十多步的位置,抬头看了他一眼,居然是微微放下了手臂。

    李知勋仍然保持着法术的准备姿态,冰晶慢悠悠地环绕着他。

    一道漆黑的线骤然在他的视线里展开,取代了李相赫原来位置的,只是一个半透明的模糊的黑影,升腾着幽暗的火焰。李知勋看不到他的人,但扑面而来的尖锐的气流先他的刀锋一步,在李知勋眼前划出一个巨大的十字。

    李知勋微微闭上了眼睛。

    手腕轻抬,漫不经心旋转着的冰晶接受了他的命令,迅速他的上方凝结。与此同时更多的冰霜从他面前开始聚集成一片,像是一条由冰构成骨架的龙舒展它的双翼,把他包裹在其中。

    冰块碎裂的清脆的声音紧随其后,李知勋勉强能够捕捉到李相赫的人影,猩红的刀刃从高处划下,四把掷刀行形成绚丽而危险的扇面,轻而易举地穿透最外层的冰霜,扎在最靠近他的坚冰上。旋转的刀光仍然在黑影之间跳跃,越来越多的裂痕在李知勋周围的冰上蔓延。

    这就很尴尬了,李知勋苦笑着想。

    清澈的碎裂声里围绕着他的冰封崩塌成细碎的冰晶,李知勋背后毫无预兆地划过一道冰风。

    他迅速伸手在空中一抹,握住一支冰矛,紧接着肩上被人用力一扯失去了平衡。




   
    尴尬的沉默。

    “相赫你真的不愿意先放开我吗?”李知勋尝试性地朝着李相赫眨眨眼。

    两个人十分不巧地僵持在了一个不怎么正常的位置上,李知勋整个人歪了重心仰在李相赫身上,被少年手臂上交错的刀锋锁死了脖颈,而李知勋左手握住的冰矛绕到后方,锋利的尖端稳稳地指着李相赫的后心。

    “……”





    管理台上的临时顶班管理员,原法术系自然法术教授姬星老师,看着下面某场地里视觉效果略显奇怪的两个人,扶着自己的法杖,陷入了彻头彻尾的生无可恋中。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34)
©水析。 | Powered by LOFTER